穿越回秦朝的小说-穿越回秦朝的小说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笔趣阁 -> 网游动漫 -> 双A(电竞)

穿越回秦朝的小说-穿越回秦朝的小说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()

    隔天,李星河往训练室走去时,远远看见青训队员,齐齐趴在玻璃窗上,指着某处小声议论,脸都挤变形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停下脚步,李星河站定,好奇看过去。层层身影遮挡下,没有一丝空隙。

    从人群中挤出来,球球拍着胸脯吗,踹着粗气说道:“主队在打训练赛,观摩下大神表演。刚才,我北哥那两下太帅啦!”

    “谁?”瞟了眼时间,李星河约摸着,最多三分钟,教练就会上来。

    “亏你还是咱们战队,南北组合都不知道?”努力踮起脚尖的球球,指着玻璃窗内科普:“一队的双子星。北哥和南南配合超好,两个人抵得了一队!”

    “你别不信。”看李星河止不住笑,球球扒拉着人胳膊:“真的,刚刚就剩他俩,打了满编队伍。”

    “信,我信。”被人圈着脖子,李星河举手示弱,收敛笑意,好心提醒道:“教练,要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忽悠我。”球球不吃这套,想继续挠人痒痒。

    对上身后薄弈深沉视线时,球球悻悻的收回手。尴尬的扯扯嘴角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快速转过身去,球球心里腹诽,好冷还有点凶。球球和薄弈不熟,来战队这段时间,没说过几乎话。名字还是从李星河口中听来的。没想到性格反差这么大的人,竟然玩在一起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站在人群外围,视野不佳,看得并不清晰。一次观战,也学不到技术。李星河转身想往训练室去,发现身后的薄弈还在观望。

    借着刚学的知识,李星河指着介绍道:“黑色衣服的是队长江北,旁边是陆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收回视线,薄弈坦言:“看过他们打比赛,很强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配合默契,协同做的也很好。”点头赞同,李星河玩笑道:“我觉得咱俩配合也不错。如果也起个名字叫什么呢?一星?”

    没等青年回应,李星河摇摇头道:“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一星,听起来不够厉害,感觉分数有点低。

    欲言又止的薄弈,无声跟在青年后,进了训练室。

    等待电脑开机的时间,李星河摆弄起键盘来,键不灵敏影响操作,而且茶轴他用不习惯。

    登录游戏,薄弈听到旁边咔哒声,侧头看过去:“要网上看看嘛?”

    “先这样。”打开游戏,李星河输入账号密码:“等休息时间,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趴在窗户上观望的成员,眨眼间飞快冲进训练室,跑回位置开电脑进游戏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阴沉着脸的教练,拿着资料踏进训练室。视线所到之处,成员全都低下脑袋,一个比一个老实。

    “看别人的操作,跟着惊呼两句,学不到东西。”敲敲桌子,教练沉声道:“月中小组考核。根据你们平时训练中,擅长的位置进行分组。”

    “李星河,薄弈,球球,小盒为组,剩下的归为b组。晚间排位赛结束后,你们可以组队练习下。”

    将事情交代清楚后,教练摆手让大家进游戏。

    攻城之战,属于射击类游戏。进入游戏后,玩家选择本局使用武器,常用的有□□冲锋枪狙击枪等。主要模式四人一队,两支队伍进行对抗。双方有各自的基地,游戏过程中,两队不断进攻交火,先占领对方基地的为获胜方。

    其中,玩家复活时常为十五秒,复活地点为原始基地。游戏也有娱乐模式,可以多人组队玩,可选择的地图也有多种。考验选手的个人反应枪法,同时也有团队之间的协同能力。

    训练赛从下午一点开始,打到晚上十点多才结束,紧接着是复盘比赛。虽是一起练习,但没有团队意识,几乎各玩各的,习惯性抢击杀。

    对战过程存在问题太多,各种低级失误不断,被教练骂的狗血淋头。“有没有认真训练?打的还不如试训时期。这种状态,月中小考,没有一个及格。”

    教练走后,训练室陷入低迷状态。大家呆坐在椅子上,短暂的沉寂过后,开始按照下午分组,拉上队友进入游戏,埋头苦练。

    盯着电脑屏幕,李星河回想刚刚的训练。一换一的打法,并不太行,复活时间需要等待十五秒。这期间,很容易被偷家。

    如果两人配合,一个出来引诱,一个暗中狙击。会减少阵亡次数,很大程度上,缩小等待时间。但存在致命问题,负责引诱的人,所拿到的击杀分会很低。而他们的考核指标,击杀数目占据很大比例。

    “球球,要不要分工合作?”侧头看向对面,李星河简单讲了作战计划。四个人分成两组,分别从主路小道打过去,胜算更大些。

    “好像”皱眉思考的球球,犹豫给出答案:“应该也可以,但是先前没试过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习惯团体合作的小盒,摇头不赞同:“站位太分散,容易被对面包夹。”

    “行,先进游戏吧。”点了准备,李星河没再固执。大家相处时间较短,有一个反对声音,计划不好强制执行。

    一直没说话的薄弈,突然开口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先按原来的打。”转头看向旁边,李星河朝青年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计划不急于一时,言语说服力不够,可以拿实战结果证明,先稳住队内友谊。

    正式开始后,四人神色认真,视线紧紧盯着屏幕,专注游戏画面。但最终战绩并不好,虽然击杀数目达到指标,胜率却非常低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配合,多次出现视野遮挡,误伤队友的情况。相较之下,组的成绩远不如b组。

    “先撤了。”回宿舍的路上,球球还是想不明白,队内明明有两个玩的厉害的,怎么还是输给b组呢?

    “玩的厉害,不代表打团认真。”想到稍低的击杀数,小盒借着玩笑语气说:“演你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星河,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训练室内,李星河靠在椅子上,放空思绪。难得一次,击杀数拿够,不用留下补分。却并不是那么想回宿舍,时间还早。

    望着鼠标,李星河有些手痒,想再玩会,想试试两人打配合。

    “走嘛?”李星河刚开口询问,耳边就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玩嘛?”薄弈也是一怔。没想到会同时开口,同频率一字之差,差点没听清对方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扑哧,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要不再玩会?”李星河望向青年,语气带着讨好卖乖:“我来当诱饵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移动鼠标的手一顿,薄弈不自然道:“我也可以当诱饵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保护好我。”李星河无所谓笑笑。战术练习,不在意击杀数。反正熟练以后,两人也可以换着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换成栓狙,薄弈神色认真。

    从自家基地出来后,两人从小道打过去。李星河走在前面,故意露出破绽,引鱼儿上钩。

    仔细听着脚步,李星河低声道:“30°方向,树后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暗处的薄弈,开镜瞄准树后。等待敌人露身瞬间,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成功解决一人后,两人继续往前推进。几个回合下来,对面可能猜到有套路,不再轻易上钩。喊来队友一起进攻,薄弈虽能拿下两个击杀,但李星河接连阵亡,复活没几秒,又重回出生地。

    盯着个人战绩,薄弈提出换位,他来当诱饵。

    “不用,相信你。”等待复活的时间,李星河回想刚刚的击杀画面,缓缓道:“好像摸索出了一点战术。”

    不完全是诱饵,他刚也有配合薄弈,反杀对面的人。才开始练习,还有提升空间。

    离开重生地点,李星河眼中流露出兴奋:“试试0换2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玩到凌晨两点,才堪堪结束游戏,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。虽是第一次这样打,但意外的,战绩还不错,还可以继续完善。

    松开鼠标,活动下发酸手腕。李星河夸赞道:“你玩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停下退游戏的动作,薄弈轻声询问:“要试下嘛?”

    参数设置不同,操作起来手感也不同。滑动椅子,李星河凑过去,握住鼠标,想玩下试试。

    薄弈稍稍往后移,让出位置,方便青年操作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后坐力太大,李星河有点不适应,甩甩手:“感觉还是压不住。看你玩下。”

    重新握住鼠标,薄弈进入游戏,演示一遍。

    离得近,撑着脑袋看的青年,说话间,微热的气息落在胳膊上。

    僵直身体,薄弈目不斜视:“还要再看嘛?”

    轻轻摇头,李星河放弃一日成才想法,语气带着羡慕:“看你玩好简单,自己上手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薄弈先前没交过人,但对上青年渴望眼神,鬼使神差说了句。“可以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星河先是怔愣,眨了下眼睛后,扬起嘴角:“好。今天太晚了,先回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连着好几天,两人都留在训练室练习,针对每局表现,提出新想法,不断推翻再重来。依旧是回宿舍最晚的,拿着衣服,去走廊尽头冲澡。

    日子虽然重复单一,但每天都有不同收获。磨炼配合中,两人关系更进一步。比起初见面,有了更多认知。

    相处起来舒服自然,也越来越习惯对方存在。李星河的第一想法,总是说给薄弈听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侧头看去,李星河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面不改色的薄弈直言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敷衍我。”回答如此快,俨然没思考,李星河佯装生气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松开鼠标,薄弈神色认真,解释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逗你玩呢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球球,从屏幕中探出头来,露出疑惑眼神,这两人好奇怪呀。

    晚间,教练拿着最近数据,找了李星河与薄弈。询问分数为什么如此不稳定?忽高忽低的,还刚好错开。

    在知道两人分工后,教练惊讶挑眉,难得露出赞声眼神。这个战术不算新,有很多战队用过。但最终效果如何,依赖于配合程度。

    有的人即便这样打,战绩不增反而更差。不信任情况下,危险时刻很容易反水,也就是俗称的“卖队友”。

    复盘结束后。李星河想着邀薄弈进队,继续练习配合,但被突发情况打断。

    斜对面小盒,抢先发来组队邀请,询问能不能一起玩?闻声,训练室其他人也站起来,举手说要加入进来,试试钓鱼打法。

    自愿加入的人太多,一队组不完,多人出来了。有人提议:“星河,你来挑。决定权在你手中,选谁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视线望向旁边,李星河还未开口。

    其他人抢先道:“你天天和薄弈一起玩,该换个人啦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俩太强了,不能一直绑在一起。给我们留点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开过了,你和他们玩。”单独匹配的薄弈,正在游戏画面中。

    屏幕上方显示的,游戏时长只有十秒。李星河神色微变,嘴巴张了张,却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转过头,李星河语气平淡:“轮流来吧。和平时玩法很像,没什么特别的,主要是队友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谦虚了哈。”抢先占据位置的人,嚷着今晚多玩几局,后面的先排队哈。

    惹来其他人笑骂:“太贪了吧。明晚我们提前预约了哈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乐鱼平台登录手研 英雄联盟S12冠军竞猜qb未到账 万博手机版本官网登录体育 怎么在外围买球 欧宝体育张信哲
如何电竞投注 英雄联盟S12竞猜app lolS12竞猜下注注册 im电竞平台官网 S12决赛靠谱APP下载有哪些
S12英雄联盟APP下载有哪些 乐鱼网址登录app 欧宝体育能玩吗 2022世界杯买球软件 英雄联盟S12靠谱投注网址
西甲买球网址 华体会体育足球 BOB体育能玩吗 意甲投注平台 欧宝体育最新入口